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at Pray Love

路上的世界非常有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旅游达人

一生在旅行 买票预了双份

网易考拉推荐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隐居贝加尔湖畔   

2015-11-12 11:11:00|  分类: 第二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
40年前,查特文追随着一块兽皮,去了巴塔哥尼亚高原。

矿区嬉皮士、麦哲伦的巨人、不收钱的家庭旅馆、想当国王的年轻人……或真实或虚构地发生在那片南美洲的土地上,拖住了查特文回家的脚步。

总有一种神秘让你好奇一片未知土地,他有那一小块红色的兽皮。对我来说,是西伯利亚的黄色森林和贝加尔湖中心岛屿的萨满传说。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去往奥利洪的路上,路边成片的白桦林在阳光下发着光。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
从伊尔库茨克驱车前往奥利洪岛,要6个多小时。一路并不觉难熬,路两边的白桦林看也看不够,阳光照在叶子上,是橘色的。来往的车辆很少,我们的司机是布里亚特人,一路放着欢快的歌曲却沉默寡言,连笑容也显少有的。在伊尔库茨克和奥利洪生活着很多布里亚特人,他们是蒙古人的后裔,黄皮肤黑头发高高的颧骨,张嘴却是流利的俄语。

忘记黄土地白桦林闪过了多久,眼前出现了蓝色的湖水,码头边停着许多车,游人四散在周围。隔着湖对面就是奥利洪岛了,需要搭渡轮过去。如果是冬天,汽车就可以直接从结冰的湖面上开过去。我们坐在车里,车停在船上,船悠悠地向前,湖风吹进窗子,带来西伯利亚深秋的凛冽。船靠岸后,车子立刻发动起来,一辆辆像恢复了活力的兔子,飞驰在偌大的奥利洪岛上。岛上的路坑洼不平,车轮转动必定带着黄沙漫天。空无一人不见绿,竟有点像《疯狂的麦克斯》里的景象,寻找绿洲寻找水源,做尘土飞扬里最浪漫的事。

奥利洪比想象中大无数倍,在贝加尔湖上一共有22座岛屿,位于湖中部偏北的奥利洪是最大的岛屿,长约71公里,宽有15公里。贝加尔湖最深的地方有1600多米,奥利洪就在最深处附近。从码头到住宿的胡日尔村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一路上杳无人烟。直到看见星星点点的木屋,司机把我们放在一个木屋前,告诉我们这就是Nikita。大半天的奔波,衣服和行李箱一样,都是风尘仆仆。推开门走进去,院子里有一个老爷爷停下来对我微笑,指指我旁边,意思是在那里登记入住。

Nikita’s Guest House是奥利洪最有名的住宿地,《Lonely Planet》的攻略中首推也是Nikita庄园的主人Nikita先生,是前苏联乒乓球国手,胡日尔旅游业的繁荣得益于他的努力。庄园由多个木屋组成,每一栋木屋的外墙上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以及Nikita先生本人亲自画上去的装饰画餐厅旁边有专门为游客提供岛上Tour的中心。《Lonely Planet》Nikita的评价是:西伯利亚最棒的旅行者聚集地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
房间小小的却很温馨,下午四点的阳光洒满了整个屋子。岛上最著名的萨满岩、萨满柱就在Nikita的后面,步行几分钟就到。这也是大部分人选择Nikita住宿的原因。

奥利洪是北方萨满教的中心,萨满教起源于史前时代的中亚和北亚地区,后于藏传佛教结合,在藏族、蒙古族以及满足中盛行。萨满教没有特定的崇拜对象、没有寺庙、没有经书、也没有统一的宗教仪式,信奉者只是虔诚地敬畏大自然。在这个相信万物有灵的地方,好像随时可能发生奇迹。

每年7月下旬,奥利洪就会成为巫师聚会的地方,来自乌兰乌德、整个阿泰勒地区和蒙古的巫师们都会聚集在这里完成他们的仪式,其中包括长时间地击鼓使自己进入催眠状态、将牛奶白兰地洒在石头上以及将彩带系在树上。因而七八月份是岛上旅行的旺季。

推开Nikita后院的小木门,贝加尔湖就这样毫无准备地出现在眼前,大得无边蓝得像英雄牌钢笔水。走在前面的女孩儿兴奋地和同伴说:“好想再推开一次小木门,感受那种豁然开朗的惊喜。”顺着坡向上,来到制高点,远远望去是萨满岩,据说这两块岩石之间就居住着贝加尔湖的神灵。所有在湖中沉不下的东西,都会来到奥利洪。

山坡一边的树上挂着五彩丝带,一个丝带代表一个祈愿,颜色不同所祈之事也不同。地上还留着祭祀的痕迹,石子拼成的单词也是愿望。

傍晚胡日尔村的家家户户炊烟袅袅,狗儿纷纷跑向家的方向,红屋顶绿屋顶,一杯斟好了的伏特加。胡日尔村是奥利洪最大的村子,但也只是生活了不到2000人,日子过得简单而原始,喂马放羊赶牛,贝湖鱼总是最美味。自然给予了他们一切,心灵的平和生活的悠然,他们从自然中索取食物时,会说着谢谢谢谢。那是对自然的敬畏和生命的感谢。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这么多天见到的唯一一块英文标识牌,介绍了萨满岩以及游览的注意事项。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13根萨满柱

来之前恰好读了本书,《在西伯利亚森林中》,作者西尔万·泰松泰松是一位法国人,在西伯利亚的小木屋中隐居了半年,他所隐居的岛在奥利洪的不远处,但是比奥利洪还要原始也更接近自然。他带了书、雪茄、伏特加,在林中开始砍柴钓鱼做饭,自给自足地生活面对自己面对自然。他说自己喜欢俄罗斯的原因在于,这个国家一边送着卫星上天,另一边还在用石头驱赶狼群。我在距离西尔万·泰松不远的奥利洪岛,同样感受到小木屋的温暖,自然的伟大与神秘,以及我的渺小。

因为租的WIFI出了问题,又懒得买一张当地电话卡。在伊尔库茨克和奥利洪的几天,过着最最原始的生活。Nikita提供无线网络,但只有在院子里才能搜到信号,我买了3个小时,直到走了的那天也没有用完这3个小时。每天晚上再院子的长椅上坐一会,连着微弱的wifi回到现代社会,你看我们还是放不下那些人来人往的故事,还是好奇那里正在发生着什么,还是很想告诉谁谁我现在的心情。然后,一只小猫出现了,她跳到了椅子上,又跳到了我的腿上。她的毛发松松茸茸,干净的像一只家猫。这只小猫我见过,从庄园附近的小卖部回来,远远看见庄园的屋顶上,一只猫在踱步。当时我还觉得,她像《猫的报恩》里的猫男爵呢。转眼晚上,她就来到我身边。小猫趴在我的膝盖上睡着了,我把她抱回房间。奥利洪的第一个夜晚,她陪着我,无论把她挪到哪里,她总是会在黑暗中找到我在的方向,然后慢悠悠的过来和我脸贴着脸。

第二天的清早,把小猫放回庭院,去岛上的北线游览,回到Nikita的傍晚又和小猫相遇了。我去看萨满岩的时候,小猫从岩石下一跃而上,夕阳落在她的瞳孔里,白灰的绒毛披覆着余晖,岸边的树远处的萨满岩都在闪闪发亮。我蹲下伸出手叫她,她径直向我跑来,在我脚边蹭来蹭去,我为自己没有被忘记感到开心。贝加尔湖在这一刻是最温暖的,不是没有想过,面前的这只小猫她也许来自贝加尔湖,是一只精灵。因为她的毛发柔软又干净,眼睛除了装着夕阳和夜晚的星光,还有一些话要说。

她跟在我身后,走了长长的路,爬了好几个坡。太阳慢慢地隐了下去,贝加尔湖又变得漆黑而神秘,胡日尔村的炊烟袅袅,叫着玩闹的人快回家吃饭。我又回头看了一眼,小猫也停了下来。愿望在这里变得微不足道,不想索取任何力量让美梦成真,只想给予我的呼吸和体温,让秋天的湖畔有微风风里有暖意。
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深秋西伯利亚(二):奥利洪岛Olkhon   隐居贝加尔湖畔 - 一畅一 - Eat  Pray  Love
 

路边忽然跑出来的牛把老太太吓了一跳,远处的飞机云画着美妙的弧线,夕阳用变化的光影给湖面最后的那艘船送去傍晚的诗意,一直坐在萨满岩前的男人站起来往回走,十三根萨满柱还会继续安静地倾听那些美好愿望,炊烟又在叫着贪玩的人夜晚就快来了。我回头看看小猫,冲她招招手,说:“回家了。


Tips:

1.从伊尔库茨克到奥利洪岛的车是提前在淘宝订的,比从中央车站过去只贵了人民币10元,从酒店送到在岛上的住宿地。去车站坐车,一个是语言不通,一个是要等车坐满了人才可以出发,所以推荐提前订好车。

2.Nikita在旺季很火,至少提前两个月预定。我去的时候已经算淡季了,提前了半个多月给他们发预定邮件,在一周后收到回复。网址:http://olkhon.info/en/

房型可以自行选择,有的是两个房间共用卫生间,有的是独卫。

预定邮箱:natalia.bencharova@gmail.com

提供Wifi,收费,3小时100卢布,在房间是没有信号的,只能在餐厅和餐厅旁的院子里成功连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23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